Luming's article

碎 玻 璃

0 魯 鳴 0

前 不 久 , 我 不 小 心 把 一 個 玻 璃 杯 打 碎 在 家 里 的 客 廳 里 。 我 知 道 即 使 我 認 真 打 掃 了 也 難 免 會 留 下 點 碎 碴 ,因 此 被 扎 刺 腳 也 就 是 難 免 的 了 , 誰 讓 我 喜 歡 在 家 里 打 赤 腳 或 只 穿 襪 子 呢 。 果 然 我 兩 次 被 非 常 細 小 的 碎 玻 璃 扎 破 了 腳 底 ﹔ 一 次 是 在 我 鍛 煉 身 體 時 被 扎 的 , 另 一 次 是 昨 天 在 屋 里 高 興 得 跳 起 舞 來 時 被 扎 的 。 我 并 沒 有 怪 罪 自 己 , 明 明 知 道 有 這 種 可 能 性 卻 仍 然 不 穿 上 鞋 子 。

人 生 的 不 少 情 形 和 碎 玻 璃 有 相 似 之 處 。 對 于 非 常 細 小 的 碎 玻 璃 , 你 很 可 能 無 法 收 拾 得 徹 底 , 而 你 偏 偏 喜 歡 打 赤 腳 或 只 穿 襪 子 , 那 么 你 早 晚 有 可 能 被 碎 玻 璃 扎 破 腳 。 在 生 活 中 , 你 盡 可 能 地 將 事 情 處 理 得 完 滿 , 但 你 不 可 能 總 是 盡 善 盡 美 。 你 也 許 為 了 強 壯 為 了 快 樂 要 付 出 代 價 。 跟 人 相 處 也 是 如 此 。 一 旦 你 和 別 人 有 過 傷 害 , 或 你 傷 害 了 別 人 或 別 人 傷 害 了 你 , 即 便 你 已 經 完 全 原 諒 了 對 方 或 對 方 已 經 原 諒 了 你 , 今 后 一 旦 有 點 什 么 瓜 葛 , 那 種 曾 經 傷 害 的 疤 痕 可 能 會 使 倆 人 或 其 中 的 一 人 有 些 難 堪 , 或 交 往 得 不 自 然 或 心 里 不 舒 服 , 甚 至 舊 疤 復 痛 。 如 果 這 種 情 況 出 現 , 是 無 可 奈 何 的 事 , 多 多 少 少 會 影 響 兩 人 的 友 誼 或 愛 情 。 有 些 夫 妻 離 婚 , 也 有 這 種 原 因 , 其 實 并 沒 有 什 么 大 不 了 的 事 。

工 作 上 也 會 有 類 似 的 情 況 。 几 年 前 , 我 給 一 個 相 當 不 錯 的 老 板 做 數 據 管 理 。 那 時 , 我 的 壓 力 很 大 。 我 所 在 的 哥 倫 比 亞 大 學 要 求 外 國 研 究 生 至 少 要 上 四 門 課 才 算 全 日 制 學 生 , 而 我 的 專 業 是 社 會 醫 學 , 可 我 對 美 國 的 醫 療 系 統 和 衛 生 制 度 一 竅 不 通 , 加 上 我 本 來 就 不 是 學 醫 的 。 每 天 為 要 讀 大 量 的 文 獻 而 頭 疼 。 所 以 一 星 期 2 0 小 時 的 數 據 管 理 工 作 弄 得 我 時 間 很 緊 張 。 在 這 種 壓 力 之 下 , 有 一 次 我 一 不 小 心 , 把 我 自 己 寫 的 一 個 程 序 在 計 算 機 上 抹 掉 了 。 但 因 為 我 已 經 有 了 靠 這 個 程 序 而 得 到 的 數 據 結 果 , 我 就 沒 有 再 把 那 個 程 序 寫 一 遍 保 留 下 來 。 沒 想 到 几 個 月 以 后 我 的 老 板 需 要 我 的 那 個 程 序 來 核 對 一 些 數 據 結 果 。 我 只 好 告 訴 她 我 不 小 心 把 它 抹 掉 了 。 她 非 常 生 氣 , 几 乎 要 把 我 給 解 雇 了 。 第 二 年 我 雖 然 被 開 恩 繼 續 雇 用 , 但 我 的 那 次 疏 忽 使 她 從 此 對 我 有 了 工 作 不 細 心 的 看 法 。 只 要 我 工 作 上 稍 有 差 錯 , 就 算 她 并 不 知 道 或 不 批 評 我 , 我 自 己 也 會 不 舒 服 或 內 疚 。 其 實 , 每 個 人 都 會 犯 錯 誤 都 有 疏 忽 的 時 候 。 但 現 實 就 是 這 樣 , 一 旦 你 惹 下 麻 煩 或 有 過 毛 病 , 別 人 很 可 能 就 會 把 它 納 入 對 你 的 刻 板 印 象 當 中 。 你 也 許 要 花 很 大 的 功 夫 來 糾 正 其 后 果 。 除 非 你 從 此 不 跟 對 方 打 交 道 或 再 也 不 干 那 份 工 作 , 就 象 我 如 果 在 家 穿 上 鞋 子 就 不 會 被 打 掃 后 遺 漏 的 碎 玻 璃 扎 破 了 腳 , 即 使 我 打 碎 了 十 個 玻 璃 杯 也 沒 事 。 可 是 , 生 命 就 是 這 樣 , 傷 害 我 們 的 有 時 正 是 我 們 所 喜 愛 的 或 我 們 需 要 的 或 我 們 不 得 不 打 交 道 的 。

我 們 每 個 人 都 承 擔 著 我 們 言 行 的 后 果 。 作 為 成 年 人 , 我 們 是 我 們 自 己 性 格 的 載 體 和 操 作 者 。 我 們 希 望 自 己 做 得 好 些 更 好 些 , 但 我 們 有 時 并 不 能 控 制 自 己 , 更 無 法 控 制 別 人 的 心 理 定 勢 。 對 我 個 人 而 言 , 我 聽 其 自 然 。 我 自 己 不 完 美 , 怎 么 可 以 期 待 別 人 完 美 呢 ? 我 喜 歡 簡 單 , 直 來 直 去 。 要 努 力 要 享 受 的 東 西 實 在 太 多 , 生 命 又 如 此 短 , 沒 那 么 多 的 時 間 廢 話 或 轉 彎 抹 角 。 同 時 , 我 并 不 因 為 簡 單 而 不 喜 歡 有 心 機 的 人 。 我 的 朋 友 當 中 就 有 很 有 心 機 的 人 。 每 個 人 對 其 生 命 操 作 方 式 都 有 自 己 的 選 擇 , 只 要 這 個 人 的 心 機 不 是 用 來 刻 意 傷 害 人 ( 無 意 的 傷 害 因 人 的 不 完 美 總 是 難 免 的 ) , 我 可 以 接 受 。 因 為 這 種 人 無 非 是 活 得 比 較 小 心 謹 慎 罷 了 。 換 言 之 , 他 ( 她 ) 們 是 不 想 讓 自 己 的 生 命 有 碎 玻 璃 更 不 想 被 碎 玻 璃 扎 破 了 。 這 種 用 心 這 種 希 望 很 好 。 遺 憾 的 是 , 生 命 總 有 些 碎 玻 璃 總 有 被 扎 破 的 時 候 , 區 別 只 在 于 有 的 人 象 我 明 知 有 可 能 會 有 遺 漏 的 碎 玻 璃 仍 喜 愛 不 穿 鞋 , 而 有 的 人 可 能 在 打 碎 玻 璃 的 時 候 就 被 扎 破 了 , 還 有 的 人 則 是 在 與 自 己 毫 無 關 系 的 情 形 下 被 別 人 打 碎 的 玻 璃 弄 得 頭 破 血 流 。 這 就 是 人 生 。

( 9 7 。 1 。 1 9 。 紐 約 )


Java: the Mandarin in the Internet World | Peking University in the Early 80s | Journey To South America (III) | Scattered Glass | The Atlantic | My Frozen Night In A Snowstorm | The Bermuda Journal (Chapter 9, 10, 11) | Chinatown in Paris | MW Guestbook | Multiworld Home | Current Issue ToC


Copyright © 1995 - 1997 Multiworld. All Rights Reserved.
Please Direct Questions and Comments to Multiworld Editorial Board.
Last Updated On May 15, 1997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