Luming's article

碎 玻 璃

0 鲁 鸣 0

前 不 久 , 我 不 小 心 把 一 个 玻 璃 杯 打 碎 在 家 里 的 客 厅 里 。 我 知 道 即 使 我 认 真 打 扫 了 也 难 免 会 留 下 点 碎 碴 ,因 此 被 扎 刺 脚 也 就 是 难 免 的 了 , 谁 让 我 喜 欢 在 家 里 打 赤 脚 或 只 穿 袜 子 呢 。 果 然 我 两 次 被 非 常 细 小 的 碎 玻 璃 扎 破 了 脚 底 ; 一 次 是 在 我 锻 炼 身 体 时 被 扎 的 , 另 一 次 是 昨 天 在 屋 里 高 兴 得 跳 起 舞 来 时 被 扎 的 。 我 并 没 有 怪 罪 自 己 , 明 明 知 道 有 这 种 可 能 性 却 仍 然 不 穿 上 鞋 子 。

人 生 的 不 少 情 形 和 碎 玻 璃 有 相 似 之 处 。 对 于 非 常 细 小 的 碎 玻 璃 , 你 很 可 能 无 法 收 拾 得 彻 底 , 而 你 偏 偏 喜 欢 打 赤 脚 或 只 穿 袜 子 , 那 么 你 早 晚 有 可 能 被 碎 玻 璃 扎 破 脚 。 在 生 活 中 , 你 尽 可 能 地 将 事 情 处 理 得 完 满 , 但 你 不 可 能 总 是 尽 善 尽 美 。 你 也 许 为 了 强 壮 为 了 快 乐 要 付 出 代 价 。 跟 人 相 处 也 是 如 此 。 一 旦 你 和 别 人 有 过 伤 害 , 或 你 伤 害 了 别 人 或 别 人 伤 害 了 你 , 即 便 你 已 经 完 全 原 谅 了 对 方 或 对 方 已 经 原 谅 了 你 , 今 后 一 旦 有 点 什 么 瓜 葛 , 那 种 曾 经 伤 害 的 疤 痕 可 能 会 使 俩 人 或 其 中 的 一 人 有 些 难 堪 , 或 交 往 得 不 自 然 或 心 里 不 舒 服 , 甚 至 旧 疤 复 痛 。 如 果 这 种 情 况 出 现 , 是 无 可 奈 何 的 事 , 多 多 少 少 会 影 响 两 人 的 友 谊 或 爱 情 。 有 些 夫 妻 离 婚 , 也 有 这 种 原 因 , 其 实 并 没 有 什 么 大 不 了 的 事 。

工 作 上 也 会 有 类 似 的 情 况 。 几 年 前 , 我 给 一 个 相 当 不 错 的 老 板 做 数 据 管 理 。 那 时 , 我 的 压 力 很 大 。 我 所 在 的 哥 伦 比 亚 大 学 要 求 外 国 研 究 生 至 少 要 上 四 门 课 才 算 全 日 制 学 生 , 而 我 的 专 业 是 社 会 医 学 , 可 我 对 美 国 的 医 疗 系 统 和 卫 生 制 度 一 窍 不 通 , 加 上 我 本 来 就 不 是 学 医 的 。 每 天 为 要 读 大 量 的 文 献 而 头 疼 。 所 以 一 星 期 2 0 小 时 的 数 据 管 理 工 作 弄 得 我 时 间 很 紧 张 。 在 这 种 压 力 之 下 , 有 一 次 我 一 不 小 心 , 把 我 自 己 写 的 一 个 程 序 在 计 算 机 上 抹 掉 了 。 但 因 为 我 已 经 有 了 靠 这 个 程 序 而 得 到 的 数 据 结 果 , 我 就 没 有 再 把 那 个 程 序 写 一 遍 保 留 下 来 。 没 想 到 几 个 月 以 后 我 的 老 板 需 要 我 的 那 个 程 序 来 核 对 一 些 数 据 结 果 。 我 只 好 告 诉 她 我 不 小 心 把 它 抹 掉 了 。 她 非 常 生 气 , 几 乎 要 把 我 给 解 雇 了 。 第 二 年 我 虽 然 被 开 恩 继 续 雇 用 , 但 我 的 那 次 疏 忽 使 她 从 此 对 我 有 了 工 作 不 细 心 的 看 法 。 只 要 我 工 作 上 稍 有 差 错 , 就 算 她 并 不 知 道 或 不 批 评 我 , 我 自 己 也 会 不 舒 服 或 内 疚 。 其 实 , 每 个 人 都 会 犯 错 误 都 有 疏 忽 的 时 候 。 但 现 实 就 是 这 样 , 一 旦 你 惹 下 麻 烦 或 有 过 毛 病 , 别 人 很 可 能 就 会 把 它 纳 入 对 你 的 刻 板 印 象 当 中 。 你 也 许 要 花 很 大 的 功 夫 来 纠 正 其 后 果 。 除 非 你 从 此 不 跟 对 方 打 交 道 或 再 也 不 干 那 份 工 作 , 就 象 我 如 果 在 家 穿 上 鞋 子 就 不 会 被 打 扫 后 遗 漏 的 碎 玻 璃 扎 破 了 脚 , 即 使 我 打 碎 了 十 个 玻 璃 杯 也 没 事 。 可 是 , 生 命 就 是 这 样 , 伤 害 我 们 的 有 时 正 是 我 们 所 喜 爱 的 或 我 们 需 要 的 或 我 们 不 得 不 打 交 道 的 。

我 们 每 个 人 都 承 担 着 我 们 言 行 的 后 果 。 作 为 成 年 人 , 我 们 是 我 们 自 己 性 格 的 载 体 和 操 作 者 。 我 们 希 望 自 己 做 得 好 些 更 好 些 , 但 我 们 有 时 并 不 能 控 制 自 己 , 更 无 法 控 制 别 人 的 心 理 定 势 。 对 我 个 人 而 言 , 我 听 其 自 然 。 我 自 己 不 完 美 , 怎 么 可 以 期 待 别 人 完 美 呢 ? 我 喜 欢 简 单 , 直 来 直 去 。 要 努 力 要 享 受 的 东 西 实 在 太 多 , 生 命 又 如 此 短 , 没 那 么 多 的 时 间 废 话 或 转 弯 抹 角 。 同 时 , 我 并 不 因 为 简 单 而 不 喜 欢 有 心 机 的 人 。 我 的 朋 友 当 中 就 有 很 有 心 机 的 人 。 每 个 人 对 其 生 命 操 作 方 式 都 有 自 己 的 选 择 , 只 要 这 个 人 的 心 机 不 是 用 来 刻 意 伤 害 人 ( 无 意 的 伤 害 因 人 的 不 完 美 总 是 难 免 的 ) , 我 可 以 接 受 。 因 为 这 种 人 无 非 是 活 得 比 较 小 心 谨 慎 罢 了 。 换 言 之 , 他 ( 她 ) 们 是 不 想 让 自 己 的 生 命 有 碎 玻 璃 更 不 想 被 碎 玻 璃 扎 破 了 。 这 种 用 心 这 种 希 望 很 好 。 遗 憾 的 是 , 生 命 总 有 些 碎 玻 璃 总 有 被 扎 破 的 时 候 , 区 别 只 在 于 有 的 人 象 我 明 知 有 可 能 会 有 遗 漏 的 碎 玻 璃 仍 喜 爱 不 穿 鞋 , 而 有 的 人 可 能 在 打 碎 玻 璃 的 时 候 就 被 扎 破 了 , 还 有 的 人 则 是 在 与 自 己 毫 无 关 系 的 情 形 下 被 别 人 打 碎 的 玻 璃 弄 得 头 破 血 流 。 这 就 是 人 生 。

( 9 7 。 1 。 1 9 。 纽 约 )


Java: the Mandarin in the Internet World | Peking University in the Early 80s | Journey To South America (III) | Scattered Glass | The Atlantic | My Frozen Night In A Snowstorm | The Bermuda Journal (Chapter 9, 10, 11) | Chinatown in Paris | MW Guestbook | Multiworld Home | Current Issue ToC


Copyright © 1995 - 1997 Multiworld. All Rights Reserved.
Please Direct Questions and Comments to Multiworld Editorial Board.
Last Updated On May 15, 1997.